龙虎斗帐号注册

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学生空间 > >

【解放日报】“学校中有工厂,工厂中有课堂”

2019-11-01 18:26:32  点击:[52]
【解放日报】“学校中有工厂,工厂中有课堂”

“学校中有工厂,工厂中有课堂”

——记我国职业教育研究专家、上海电机学院老校长严雪怡

本报记者徐 敏   2009-09-20     【解放日报】07版:科教卫新闻·体育新闻

 

 

 

上海电机学院老校长严雪怡快过90岁生日了,这些天,学校忙着筹备生日会以及“严雪怡教育思想研讨会”。

 

我国职业教育撑起中高等教育的半壁江山。时下,许多职业技术类学校都在探索“工学结合、校企合作”教学模式,力求培养的学生“既会动脑,又会动手”。这些理念和目标,早在上世纪50年代,严雪怡就开始探索,取得了丰富成果,留下了宝贵经验。他的“教学与生产并重”、“迈出教室进车间”等理论与实践,历经岁月磨砺,依然鲜活。

 

近日,记者采访了严老先生。90岁高龄的他,思路清晰,列举美国某个州的劳动力结构时,所述数据丝毫不差。每天用电脑写文章,为职业教育建言献策,是他的“必修课”。老人家捕捉职教领域新现象、新问题的敏锐度,让一些高校教育专业的研究生都自叹弗如。

 

创辉煌,大学校长到中专“取经”

 

大学校长和教授,多次到一所中专学校“取经”?听来有些不可思议,但严雪怡却在中专学校创造了这样的“辉煌”。

 

上世纪50年代,国内学校都在全盘学习前苏联的教育模式。严雪怡在上海电机制造学校(上海电机学院前身)担任副校长,也向“老大哥”学艺。但是,许多企业反映:“你们的毕业生动手能力不强,学到的理论与实际相差太远!”

 

“这可不是个小问题,国家亟待用人之际,而我们培养的人才却不管用。‘老大哥’的教育模式需要改革。”严雪怡提出。

 

怎么改?当时,机械工业部一位领导正好来上海考察,严雪怡马上找到他,谈了自己的想法———学校想搞个生产厂,把教学与生产结合起来,解决理论脱离实际、学生动手能力差的问题。机械部决定,把上海电机厂生产小电机的任务划给了上海电机制造学校。

 

车间就设在校园里,机声隆隆。工厂拥有八级工、七级工水平的车间主任和工人师傅们,纷纷进驻校园,指导老师和学生。考虑到学生都是“新手”,工人师傅专门设计了检测产品质量的量具,合格不合格,一量便知。

 

一开始,严雪怡有点担心,毕竟是学生,能保质保量地生产出产品吗?结果出乎意料。一边学习,一边“真刀真枪”地实践,学生的积极性和责任心大增。迈出教室进车间,出了车间回教室,学生经常来不及换工作服,就坐到了课堂里。车间实行“三班倒”,深夜时分,依然灯火通明。许多学生下班后“赖”在车间不走,向工人师傅学习怎样改良产品。1958年3月,学校电机生产开工;两个月后,100台电机产品就下线了。

 

“学校中有工厂,工厂中有课堂”,严雪怡心中的职业教育蓝图变为现实。这一教学模式,吸引了全国各地的同行前来参观学习,其中不乏大学校长和教授。

 

严雪怡不解,问一位重点大学的校长:“大学到我们中专来学啥?”对方答:“大学教育特别是理工科教育,也存在脱离生产实际的毛病。理论结合实际,中专教育和大学教育不少理念是相通的,你们的探索走在大学前面啊!”

 

吸引大学教师纷至沓来的,远不止这一个“兴奋点”。

 

严雪怡鼓励教师搞教改。上世纪60年代初,教师蔡德泰在给学生上电机维修课时发现,课堂上“纸上谈兵”效果不佳。蔡老师请教工厂老师傅,电机通常会发生哪些故障,怎样处理?在严雪怡支持下,蔡老师结合生产实际,大胆给教材“动手术”。他还提出,能否将教室与实验室“二合一”,课堂上边讲边练。严雪怡马上拍板,拨出3000元“武装”教室,每个学生课桌上配置电源、仪表、电机,教学中讲练结合,有效性大大提高。“蔡德泰教学法”很快闻名全国。

 

又一次,大学教授们涌入这所中专学校来“取经”,听课、参观、开座谈会,不亦乐乎。

 

不停步,教改“试验田”里新苗茁壮

 

无论何种境遇,严雪怡对职业教育始终“痴心不改”,对教育改革与创新始终热情高昂。

 

“文革”中,上海电机制造学校遭受了毁灭性打击。1978年,严雪怡接受任务,主持上海电机制造学校重建工作,克服了重重困难,终于实现了“当年重建、当年招生”的目标。

 

百废待兴之时,严雪怡一边重整学校,一边又开始思考改革之事。怎样给学生创造更多实践机会?上世纪80年代初,学校与上海重型机器厂、上海汽轮机厂等多家企业签订“厂校协作办学”协议,大批学生进入企业实习。

 

协议虽然签了,但学生在企业却难以取到“真经”。因为工厂里实行计件工资,老师傅如果让学生来做,怕耽误工作。严雪怡开导学生:我们不能光向工厂提要求,要积极为工人师傅服务。学校规定,学生无论到哪个单位实习,都要负责一定的卫生工作和泡开水任务。

 

于是,许多工厂都出现这样的场景:工厂还没开门,上海电机制造学校的学生就已候在门外;门一开,他们便抢着到车间打扫卫生、泡开水、整理工具和零部件。工人师傅们被学生的勤快和热情感动了,手把手地教起了他们。有些车间专门抽出时间给学生讲解生产技术,尽可能腾出一些机床让学生动手操作。

 

节假日、寒暑假,严雪怡几乎天天“泡”在学校,除去日常工作外,就是琢磨怎样改进教学。

 

学生要做不少实验,但这些实验都是“点缀”在教材中,主要为了验证书上的原理。而实际生产中,经常需要技术人员自主设计实验、安装仪器设备。职业技术教育如何提高学生的实验能力?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严雪怡。

 

那次,严雪怡作为中国职教代表团成员赴美考察。美国一些学校,老师不是讲课讲到哪里,联系课本做实验,而是将实验单独开课,教学生使用和选择各类仪器设备,独立设计实验。这个做法让严雪怡眼睛一亮,回来后马上推广。

 

实验课成了学生探索的乐园。老师出题:“这是企业新生产的电机设备,质量好不好,请你当一回检测员。”学生们顿时忙开了:设计实验路径,准备实验器材,构建实验装置,写下实验数据和分析报告……实验单独开课的教学模式,后来在全国职教系统推广。

 

课程改革,激发了学生的创新潜能。济南一家机床厂请学校帮忙制造电气控制设备,并附上图纸。学生们并未依瓢画葫芦,而是以“准技术员”的姿态,对这份图纸提出改进意见,如怎样走线更加安全,如何节省原材料,如何方便维修……许多“金点子”被企业采纳,重新修改了图纸。

 

严雪怡耕耘的教改“试验田”上,新苗一茬接一茬。1985年,上海电机制造学校试办五年制技术专科。严雪怡探索新模式:中职与高职衔接,学生读了两年中职后,经选拔一部分升入专科再读三年;其余学生再读两年,完成中专专业。这种“四五套办”模式成为全国职教典型。

 

退休了,事业“黄金时代”才开始

 

1987年,严雪怡退休了。同事们劝他,辛苦了几十年,可以歇歇了。可他却说:“我事业的黄金时代才刚刚开始呢!”

 

他心里,一直有个“安安静静做学问”的情结。那么多年,在校长位置上忙来忙去,很少有机会像一位学者那样,静下心来研究学术问题。

 

“黄金时代”果然灿烂。从1987年至今,严雪怡发表的有关职教研究的文章100多篇,五六十万字。由于学术成就突出,他被聘为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兼职研究员,当选中国职教学会理事、学术委员会委员等。

 

80岁那年,他开始学习用电脑写文章,上网查资料。“职教界许多比我年轻的朋友都用上了电脑,我必须学会,才能方便地获得最新信息,与他们交流。”

 

近年来,我国技术教育的学制逐步高移。2004年9月,上海电机技术高等专科学校升格为本科———上海电机学院;同时,国内其他许多专科学校也纷纷“升本”。严雪怡敏锐地意识到,“升本”不能“忘本”,专科院校职业技术教育的特色不能丢。在论文中,他写道,“新升本的院校,就像处于劣势的小厂,要与技术力量强、设备条件好的大厂竞争,就必须生产有特色的产品”,“上海电机学院作为技术本科院校,培养的毕业生不能满足于完成企业的单项任务,还要具备自我发展和独立学习能力,认识问题和解决问题能力等”……观点精要,一针见血。

 

升本后,上海电机学院创新举措不断:学校每年派出一批青年教师,到企业进行为期一年的全脱产挂职锻炼。教师挂职期间,学校给予的工资奖金一分不少。学校构建起产学合作大平台,已与本市25家国家级或市级技术中心开展全方位合作,在60多家国内外知名企业建立实习基地,与600余家企业建立长期合作关系。

 

菁菁校园里,师生们经常能看到老校长严雪怡小步缓行的身影。“严老,您来啦?”“我在校园网上看到今天有专家来做报告,就自己过来了。”最近,学校开展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,严老参加群众评议,几千字的学校整改报告,他字斟句酌研读,提出修改意见。

 

莫道桑榆晚,为霞尚满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