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'm6bv8'></span>
    <fieldset id='m6bv8'></fieldset>
    1. <tr id='m6bv8'><strong id='m6bv8'></strong><small id='m6bv8'></small><button id='m6bv8'></button><li id='m6bv8'><noscript id='m6bv8'><big id='m6bv8'></big><dt id='m6bv8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m6bv8'><table id='m6bv8'><blockquote id='m6bv8'><tbody id='m6bv8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m6bv8'></u><kbd id='m6bv8'><kbd id='m6bv8'></kbd></kbd>

        <code id='m6bv8'><strong id='m6bv8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dl id='m6bv8'></dl>

        <ins id='m6bv8'></ins>
        <acronym id='m6bv8'><em id='m6bv8'></em><td id='m6bv8'><div id='m6bv8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m6bv8'><big id='m6bv8'><big id='m6bv8'></big><legend id='m6bv8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i id='m6bv8'></i>
        1. <i id='m6bv8'><div id='m6bv8'><ins id='m6bv8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鬼話之離婚變奏曲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32
          • 来源:国产自拍AV网导航_国产自拍你懂的爽一爽_国产自拍情色magnet

            “你別再給我打電話瞭,我已經說得很明白瞭,這個婚必須離。你不同意就等著法院的起訴書吧。”我的心裡真的十分的氣憤,就這樣掛上瞭電話。

            我叫李山,在外人看來我是一個成功人士,要風得風,要雨得雨,生活的十分的滋潤。可是他們卻不知道我的煩惱。就在前幾天我突然發現我的老婆背著我出軌瞭,這讓我非常的氣憤。於是,我提出瞭離婚。

            放下手中的電話,我平復瞭一下心情。看著桌子上我和她以前的的照片,心中不免感慨起來。當初我們是那麼的恩愛,如今她卻背叛瞭我,我真的搞不懂。我的思緒不由的回到瞭幾天前。

            我那幾天出差回來,想著給她一個驚醒,所以沒有提前告訴她。就在我開門的時候卻發現瞭詭異之處,隻見們那裡居然有一雙男士的鞋子。我躡手躡腳的進瞭門,發現瞭她與一個陌生的男子在床上。我二話沒說直接揍向瞭那個男子。

            “媽的,你膽子不小。”說著我便與那個男子打瞭起來。事後,我與我的妻子,不!應該是那個賤人斷絕夫妻關系。

            現在的我感覺特別的失敗,自己被帶瞭綠帽子,是個男人都會不爽的。叮鈴鈴,叮鈴鈴。電話再一次的響瞭起來。我接瞭起來:“哦,原來是王律師啊,我讓你起草的那份離婚協議書你寫好瞭是吧!現在要過來更我商量一下具體的條約啊,沒問題啊。我在公司等你。”說著我掛上瞭電話。

            大約過瞭有半個多小時,王律師來瞭,而且還帶著一個特別奇怪的人,那個人在這麼熱的天氣裡居然還穿著長衣長褲,而且全身都是白色,眼神犀利地看著我。

            可是王律師並沒有介紹他的意思,於是我隻好忍住心中的疑問。

            “您看,您要的離婚協議書我已經起草好瞭,你再看看有什麼具體要改的地方沒有?”王律師邊說著邊把離婚協議書拿給我看。

            我仔細的翻瞭翻感覺沒有問題,於是對著王律師說道:“沒有問題。”

            王律師此時提出瞭個很怪的問題:“文件沒問題,可是我想問一下,您這是要和誰離婚啊?”

            媽的,故意刁難我,想讓我出醜,這個律師真的是腹黑。我的心裡這樣想到,但是嘴上卻說道:“王律師,您真愛開玩笑,當然是我的妻子瞭,我發現我們彼此不合適,於是我的妻子更我說我們好聚好散。”

            我說完這句話,王律師臉色卻慘白慘白的,隻見他用顫抖的聲音說道:“您確定?您確定是您的妻子親自和您說的?”

            不好!難道我被戴綠帽子的事情他也知道瞭,我可是封的很緊,還是他在詐我?不管瞭,不能讓他們知道我被戴綠帽子的事情,絕對不能!

            “是啊,我的妻子性格和我合不來,所以我們決定放開彼此。昨天我還和她商量呢,好聚好散。”

            我說完這句話的時候,王律師更加的不安起來:“可是,您的妻子李晶晶早在一年前就死瞭啊。”

            什麼!死瞭。這是怎麼回事。我的大腦也混亂起來。

            “讓我告訴你怎麼回事吧。”在王律師後面的那個白衣男子說話瞭,“李晶晶早已經投胎瞭,而你們兩個現在還在人間遊蕩,陰魂不散。”

            “怎麼回事,什麼陰魂不散。”我和王律師同時質問道。

            那個白衣男子笑瞭笑:“呵呵,你們還沒發現嗎,你們兩個其實也是鬼。就在一年前你回傢發現自己的老婆出軌瞭,而面前的王律師就是那個人。你氣不過失手殺死瞭他和你的老婆。事後你因為殺人擔驚受怕,所以你選擇瞭自殺。隻有李晶晶投胎瞭,而你們兩個卻因為怨氣進入不瞭六道輪回。慢慢的你們也就忘記自己是鬼的身份瞭。現在我要度化你們,你們跟我轉世投胎去吧。”

            我叫李山,現在在忘川河邊,奈何橋上。看著來來往往的鬼魂,我放下瞭我的執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