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'p75wg'><strong id='p75wg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acronym id='p75wg'><em id='p75wg'></em><td id='p75wg'><div id='p75wg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p75wg'><big id='p75wg'><big id='p75wg'></big><legend id='p75wg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<span id='p75wg'></span>
    <dl id='p75wg'></dl>

  1. <tr id='p75wg'><strong id='p75wg'></strong><small id='p75wg'></small><button id='p75wg'></button><li id='p75wg'><noscript id='p75wg'><big id='p75wg'></big><dt id='p75wg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p75wg'><table id='p75wg'><blockquote id='p75wg'><tbody id='p75wg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p75wg'></u><kbd id='p75wg'><kbd id='p75wg'></kbd></kbd>
  2. <i id='p75wg'><div id='p75wg'><ins id='p75wg'></ins></div></i>

    <ins id='p75wg'></ins><fieldset id='p75wg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i id='p75wg'></i>

          午夜白骨精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6
          • 来源:国产自拍AV网导航_国产自拍你懂的爽一爽_国产自拍情色magnet

            一個女人孤零零地走在黑暗的街道上。

            街道兩旁,是雜草和樹木。

            雖然走得很端正,看起來沒有什麼異樣,但是,她全身上下都散發著酒氣。

            醉酒卻還能如正常人一樣走路,也算是一個奇跡。

            兩個年輕人——曉東和闕峰——從她身邊走過。

            他們瞥瞭她一眼,不禁有瞭邪念。

            ——僅僅一眼之瞥,他們就看出瞭,這個女人很漂亮。

            ——盡管看到的她的模樣不是太清晰,他們都斷定她是一個美女。

            不由自主地,他們停住瞭腳步。

            相互對視瞭一眼,曉東小聲說道:“咱們之前剛忙活瞭一陣子,現在是不是應該讓自己舒爽一下?”

            闕峰當然明白瞭他話中的意思,嘴角掛上瞭一抹壞笑。

            然後,兩個人折身返回,攔住瞭那個女人的去路。

            女人停下瞭腳步。

            似乎意識到瞭什麼,她低著頭,沒敢抬起來。

            正面看著她,兩個人的心更是豁朗瞭。

            ——果然是一個標致的美人兒,前凸後翹,又高挑,身材好得讓任何男人垂涎。

            “你好像喝瞭很多的酒。”曉東壞笑著搭訕道。

            “我喝不喝酒,不需要你管。”女人給瞭他一個很冷的回答。

            “我是一個好心人,擔心你喝醉瞭之後,倒在地上,被別人撿屍……不如讓我們哥兒倆送你回傢吧?”

            “不必。我即便出瞭什麼事,也與你們無關。”

            “真的?”

            女人不說話瞭。

            她看著他們,驚慌地問道:“你們想幹什麼?”

            闕峰說道:“難道你沒看出來麼?”

            “求求你們,不要……”女人忽然示弱瞭。

            ——所有的偽裝卸下,其實每一個女人都是很脆弱的人。

            女人膽怯的哀求,讓他們的胸腔更熱。

            曉東一把抓住欲要逃走的女人,闕峰圍瞭過來,靠近瞭她的身體。

            兩頭狼,一隻羊,強者太強,弱者太弱。

            女人在這種情勢下,怎麼能逃得出去?

            一個撕扯著她的衣服,一個用嘴堵住瞭她的嘴。

            掙紮無能為力,喊救更無門。

            有一個騎著單車的路人匆匆路過這裡,又以更快的速度逃離瞭此處。

            兩隻蹦到這裡的青蛙,也以更快的速度蹦走瞭。

            女人的衣服被扒光,毫無抵抗之力地被兩個年輕人褻玩著。

            而此時,陡得一陣風起,兩個衣衫不整的年輕人忽然感到瞭一股前所未有的寒氣。

            曉東對闕峰道:“這裡不是適合辦那種事的地方,咱們換個地兒吧。”

            他們對她的侵犯,猶如貓在玩弄著老鼠。

            烈火在他們的身上燃燒,淚水卻從她的眼睛裡流出,砸在潮濕的地上。

            不知過瞭多久,他們發泄完瞭獸欲。

            提著褲子,闕峰問曉東道:“她肯定看到瞭咱們的臉,如果告咱們,咱們是沒法逃得瞭的瞭……再加上咱們今天做的事,如果被發現瞭,我們可能要坐一輩子的牢瞭。”

            曉東皺緊瞭眉頭,“你要殺瞭她?”

            “如果她不死,咱們就蹲大牢瞭。你要想明白,咱倆幹的事,如果蹲瞭大牢,跟死可就沒什麼差別瞭。”闕峰很認真地提醒道。

            “殺人,如果被逮到,豈不是更沒有出頭之日。”

            “荒郊野外,隨便找一個地方埋瞭,誰知道?”

            兩個年輕人看向瞭依然是一絲不掛的女人。

            沒有任何光線,他們看不到她有著什麼樣的表情。

            可是,他們感覺不到她那因緊張而表現出的呼吸急促,也感覺不到周圍有什麼熱度。

            他們忽然覺得很是寒冷。

            剛在那個女人的身上下瞭很大的體力,他們怎麼可能會一下子就覺得寒冷呢?

            知道她就在咫尺的地方,也知道自己要殺瞭她,他們倒是變得非常緊張瞭。

            他們似乎都能聽得彼此的心跳。

            曉東說道:“其實,我也不想讓你死,但是,在那條街道上,你看到瞭我們的樣子,所以我們不得不弄死你。”

            女人說道:“強奸瞭我,還要殺我,你們可真是可恥的歹徒。”

            闕峰說道:“我們本來就是歹徒,剛才還在一傢便利店搶劫瞭將近一萬塊錢,還捅瞭售貨員好幾刀……”

            女人問道:“你們經常幹這種犯法的事兒麼?”

            闕峰說道:“我們的收入來源就是這樣的,不過,捅人的事兒,我們可很少幹。隻要別人聽話,一般我都會放過他們。”

            女人說道:“除瞭搶劫之外,你們還幹過什麼事?”

            闕峰說道:“當然還有強奸……跟你說吧,你不是我們強奸的第一個女人,當然也不可能是最後一個。”

            女人問道:“你們都把被你們侮辱的女人殺瞭?”

            闕峰說道:“在你臨死之前,我不妨跟你說句實話,是。”

            女人沉默瞭。

            而這時,曉東忽然“啊”瞭一聲。

            闕峰緊張地問道:“你怎麼瞭?”

            曉東顫抖著說道:“我剛才碰到瞭她的手……她的手……不是手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什麼意思?”

            “都是骨頭……都是骨頭……”

            闕峰邊說著,邊伸手去摸那個女人,“你瞎說什麼?明明是活人,剛才咱們還在她的身上做著那種事呢,她身體的溫度……”

            而說到瞭這裡,他的手觸到的是比冰還寒的東西。

            他不禁止住瞭話,心陡得提到瞭嗓子眼兒處。

            因為他摸到的,正如曉東所說的,是骨頭。

            沒有血肉,比冰還寒。

            這時,女人冷冷地說道:“像你們這樣的人活著,天底下還能容得下好人好好地活下去麼?”

            曉東哆嗦著聲音問道:“你……你究竟是人是鬼?”

            女人說道:“我是人,也是鬼,更是一個精,——白骨精。”

            闕峰神色皆慌,“你……你想怎樣?”

            女人揶揄地問道:“難道你們猜不出來麼?”

            闕峰雙腿一軟,跪瞭下來,“求求你,不要……”

            女人的聲音冷得徹骨,“之前我這麼說的時候,你們是怎麼回應我的呢?”

            曉東突然發出瞭一聲慘叫。

            像是從地獄裡傳出來的叫聲,聽得闕峰渾身起雞皮疙瘩,血液幾乎要逆流瞭。

            溫熱的液體灑在瞭闕峰的身上。

            不用想也知道,那是曉東身上濺出的血。

            眼睛裡到處是黑暗,他什麼也看不到。

            他很想跑,但兩隻腿隻能跪著,怎麼也提不出力氣。

            一股悲涼湧在心頭,死亡的陰影很快地籠罩瞭他的全身……

            一個女人孤零零地走在黑暗的街道上。

            她的周身是繁華的大道。

            已經是深夜,來往的行人很少,車輛也稀少瞭。

            這時,一個醉漢從對面走瞭過來。

            與女人擦肩而過的時候,他發覺她長得非常漂亮。

            而且,他也聞到瞭一股很濃的酒味兒。

            那絕對不是自己所喝的那種酒,也就是說,酒味兒是從她身上飄出來的。

            她好像喝瞭很多的酒,不然,她身上的酒味兒不可能那麼重。

            他轉過身,不懷好意地看著她。

            一個醉酒的男人和一個醉酒的女人共度良辰一宵,想想都覺得不錯。

            一個邪念竄進瞭他的心頭……

            霓虹燈光將這個夜晚映得撲朔迷離。